2013年3月16日 星期六

口號



口號是件很神奇的事,它將事物簡化,賦與了文字前所未來的力量。但這也形成了高呼口號者的困境,它的影響力無遠弗屆,人人都能朗朗上口,成為運動的力量;然而銅板的另一面則是問題的複雜度被窄化了,一旦要落實於現實,各式惱人的具體細節,往往不是依靠一兩句聳動漂亮的詞語所能完成。這就如同革命和執政之間的差別,革命需要的是能凝聚人心的力量,簡單而直接;執政則要能涵蓋社會國家的各個層面,複雜而模糊。兩端偶有交疊,卻又截然不同。

是以,呼口號者必需去思考一旦口號成真之後的每個施行步驟,才是負責的行為,否則便只是那領著旅鼠躍海而下的空想家。同樣地,那些陷入龐雜政務蛛網中的治理者,也必需嘗試理解那口號背後的渴望與訴求,才能憶起執政最初的本心。

最愚蠢的是,革命者試圖學習執政者的算計,執政者則開始空喊著口號。負與負的結合,只會帶來更大的災難。

有些事很簡單,不需研究,不需算計,答案清楚在眼前。

直球的對決,才是解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