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12月20日 星期四

[舊文]Don't Tell Me (What Love Can Do)



(影片來自Youtube)

他記得那天天空微微飄著小雨,是涼涼的初春天氣。

他緩緩走向機車,有種很不真實的感覺,懸宕在心頭的事,竟然就這麼輕鬆得到解決。難以想像啊,想到那些每晚承受的壓力和煎熬,他不禁苦笑。

「好想來支煙啊!」在心裡吶喊著。嘴好澀。早知道就帶包菸出來了,這陣子已經不知道一個人抽過多少支菸、喝過多少次酒了,竟然在這關鍵的一天沒把菸帶著,真是失算。

他有點害怕,不是為了太順利而擔心,畢竟事已成定局。只是覺得的心情太過平靜了,平靜到不像自己了,感覺好像有點不太正常了。某種東西壓抑在胸口,想要爆發卻又找不到理由。

算了,別想太多。

他一如往常,帶上耳機,按下PLAY,騎上車。

早上出門選的是Van Halen的《Balance》,是他高三那年的專輯。每次聽腦海都還會浮現一群人剛從畢旅回來擠在圖書館裡,交換隨身聽耳機的場景。基本上,他是一個「專輯主義者」,死硬地認為聽音樂一定要以專輯為單位,反對只聽一兩首主打歌的方式;並偏激的覺得如果一張專輯只有少數歌可聽,那就一定是張爛專輯。不過,人生總得有些例外,《Balance》就是其中之一,他一直沒法好好聽完整張專輯,只被其中幾首歌所吸引。特別是〈Don't Tell Me (What Love Can Do)〉,從第一次在MTV台看到MV就深深被吸引,所以每次都直接放這一首,反覆撥放。當然,這是一首講街頭幫派生存的歌曲,和他的生活背景沒有太多聯繫,但歌曲裡某種和世界絕裂、對立的感受,從高中起便和他的心共鳴著。

CD隨身聽開始轉動著,他也緩緩催起機車的油門。Eddie的吉他從前奏便營造出一種出高壓、尖銳的張力,接著是Sammy那沙啞、充滿爆發力的嗓音,然後節奏部緩緩加入,交織出一首兇狠的宣言。

音樂的熱力透過耳機,感染了心;帶著細雨的風則打在臉上,微微刺痛。

他突然發現自己不知不覺的開始唱了起來,「真不愧是高中時的歌啊!」他心想,唯有那時才會好好聆聽才會努力記住每句歌詞,進入MP3的時代以後,音樂擴充的量只帶來了聆聽時質的遞減。

It's ok, I'll do what I want
If I choose, I can take the fall
There's a choice, it's my destiny
In my hands, yeah it's up to me

他感覺到自己越唱越大聲,周圍的駕駛紛紛投以奇怪的眼神。

管不了那麼許多,他已經無法控制。能做的,就是把油門狠狠催到底,將那些質疑的眼神通通甩在身後。

歌曲即將進入副歌。

Sammy開始嘶吼,他也開始嘶吼。

If I'm wrong, then I'll pay for it
It I'm right, yeah you're gonna hear about it
But I've tried, yeah I've tried for it
I tried, I tried, 'til I'm satisfied

是的,如果是我做錯,我將付出代價,但我絕不會後悔,因為這是我選擇的道路。我會不斷不斷向前衝撞著,哪怕遍體鱗傷。只要一旦我能證明我自己,那些重重的壓抑、那些看衰的人們、那些搬弄是非的雜碎,你們一定會聽到我的消息。

是的,別再和我說愛,別再我談什麼溫情,別再和我談什麼道理。從今天起,我將把自己置身在戰場,用全部的身心投入這場我和世界的戰爭。

不知何時,雨勢開始轉大;不知何時,臉上已滿是淚水。他不想將它們抹去,就像不想停止嘶吼一樣。因為,這將會是最後的淚水。無論結局如何,他都將為自己感到驕傲。

他偷偷對Van Halen發誓,即便失敗,他都將葬身在那屬於自己的王國裡,沐浴在自己的榮光。

之後,歌停了;最後,雨也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