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8日 星期一

這樣已是很足夠




報導,今年為Beyond成軍三十週年,以及黃家駒去世20週年,Beyond的團員又再度被詢問是否可能成組,鼓手葉世榮和貝斯手黃家強皆用斬釘截鐵的方式表示不可能。葉世榮表示自己只是「Beyond前成員」,他不反對重組,但自己並沒有意願參與。黃家強,則扼要的回應「對不起!沒有Beyond了!」新聞裡沒有提到黃貫中,這或許是個足堪玩味的遺漏,但已阿Paul近年來個人演唱生涯的活躍,我想他的意願應該也不高。

我想三人面對這問題,應該十分無奈吧,解散了那麼多年,團員都已各自向前,然而眾人卻仍無法放下昔日的榮光記憶。

尤其我覺得不忍的是,到今天媒體提到Beyond仍還是不斷提及黃家駒的名字,無論是成團時間或專輯數量,Beyond有與沒有黃家駒的日子或專輯,幾乎等距,黃當然代表著該團某個關鍵的時期,但並不表示扣除黃之後Beyond就不再精彩。說實話,我是在沒有黃家駒之後才喜歡上Beyond的。前期的Beyond或許有些扣動人心的歌曲,但以專輯為單位,不知為何就是吸引不了自己太大的興趣。反而是在三人組時期,或許是在失去黃家駒之後的解放,也或許是三人之間無休無止的衝突,從《二樓後座》開始,那種音樂的多元和張力,雖然只有短短五年的時光,卻一直令我深深迷戀。

即便如此,我一直都不期待他們三人的重組,一來沒有人可以一直活在高張力之中,二來太多所謂的重組結果只是充滿銅臭的炒作或是令人無所適從的難堪。我很喜歡訪問中葉世榮的發言(畢竟是經歷過那麼多事的人):「人生無常,為什麼不給我人生最後30年做自己的夢想?」誠哉斯言,每個人都理應為自己而活,願你們三人一切都好。

至於Beyond,就讓它像在〈十八〉這首歌所說的,「從相簿中跟我又再會面」吧,屬於記憶的便應只能是記憶,「這樣已是很足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