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4月12日 星期五

[舊文]城市

09470019


他們曾唱過一首不朽的歌,我永遠不會忘記那曲子開始所試圖的描繪場景,大致內容如下:

有時我覺得自己孑然一身,沒有人陪伴,如是強烈的孤獨,讓我不禁覺得我唯一的朋友是我所居住的這座城市,只有這座城市愛我,陪我一同哭泣。

我喜歡這樣的關係,和自己生長於斯的這座城市,單單純純。

我不需要她佈滿上層階級的虛假美麗,我不需要她充斥知識菁英的文藝酸氣,更不需要她去達成權力者所提出的浮誇願景。

甚至她理當醜陋理當粗野理當落後,永遠符合那令自己一見鍾情的模樣。

或許,有天我將鼓起勇氣,完成那不朽歌曲的後半。

我將在她身上尋覓一座橋,不用多麼金璧輝煌,只要帶有她一貫的氣味,讓我自在攀爬其上,我將細心享受著攀登時的每個環節,像是品味場精巧的前戲。然後,在適當的時機,縱身一躍,不用再去思考不用再去感受,只要全心的把自己奉獻,就如同初次交媾般,在劇烈的陣痛後,與她相融為一。事後,血污將佈滿我的身軀,無盡的快感則在臉上,不再有任何痛苦,在闔上眼睡去前,我將從橋下眺望,這城市無限的美麗。

我愛這座城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