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3月29日 星期日

20150328



努力變成慣例,持續兩年(20132014),希望即便是不知所云的喃喃囈語,也能留下些支字片語的記錄;從去年開始,則又多了些想法,希望即便是羞於見人的體態,也能貼上當作逼迫自己的警惕。

感覺後者比較困難,畢竟不知所云的喃喃是日常。

今年真的不太知道該寫些什麼,人生的惡戰苦鬥還在持續,前方沒有盡頭,只剩所處可見觸目驚心的絕望。不知從何時開始,對今天就只剩下難堪和羞愧,只想躲藏;或許是人生的投射?

去歲的自己有失有得,一如往常,眼睛的狀態,人生停滯不前的泥淖,和各式各樣的挫敗,大概失的部分還是多些吧。接下來的一年,應該也是差不多的風景。

儘量想辦法繼續撐下去,是此刻對人生唯一的期許。

無論如何,謝謝那些逃不掉的祝福,無疑是承受不起的厚愛。也謝謝在這淺薄人生裡所有留下深淺不一、或愛或怨痕跡的朋友,回首走完的部分,能結識大家無疑是我唯一的成就。

願大家都好。

The ocean is full 'cause everyone's crying
The full moon is looking for friends at high tide
The sorrow grows bigger when the sorrow's denied
I only know my mind
I am min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