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14日 星期四

[舊文]新年快樂?

30060024

雞年結束了,按部就班,沒有什麼意外。

他燃起了嘴邊的菸,似有若無的情感在心底,是欣喜或是感傷,他也分不太清。

過年對他而言,早已沒有任何值得興奮的理由,和農曆年有關的種種節慶氣氛,早已伴隨著時間而離去。最初只是一股朽壞的氣息,滲透扭曲了童年的期待和盼望,緊接著是一連串老病死的集結,迅速地把所有能勉力維持年節的人事物一掃而空。等他一回神,才猛然驚覺,他已失去了所有的親人,沒有親人就無法構成故鄉,而沒有故鄉等待的人,是沒有資格奢言過年的權利。

可是,似乎也稱不上感傷,畢竟這一切皆出自於他的選擇。他選擇孤立,不與人接觸,不願陷入任何會造成情感波動的可能。他一直維持一個人的狀態,逃離組成家庭繁衍後代的責任,以臭臉和苦笑交替的方式,應對長輩的詢問。漸漸地,當那些長輩一個接著一個,自然地隨著年月的流走而逝去,他知道,他最終會面對這完全孤獨的一天。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最後會變成這樣的結局,他的性格在一開始也並非這樣的疏離。在記憶的深處,他依稀記得,在十二年前,同樣雞狗交替的時刻,近三十歲的他有著完全不同的心情。對逝去的三百六十多個日子,有著略顯志得意滿的驕傲,面對未來的三百六十多天,則有著雄心壯志之類的期許。雖然彼時阻礙在前方的烏雲已悄悄開始聚集,種種先天後天的人格缺陷也隱隱發作。但他還是相信自己有能力邁向成功,擁有所謂的「未來」。在這新舊交替的時刻,他深深相信,自己正處在人生的關鍵,尤其在全家圍爐相聚的時刻,在親情力量的催化下,更加深了他的決心和信心。

然而,勵志故事之所以會為人所樂道,正是因為它是永遠無法在現實裡實現的神話。

時光匆匆,所有冠冕堂皇的理想變成了難以啟齒的難堪,封閉與冷漠替代了原本的熱情和抱負。十二年後,當年那自以為是的關鍵時刻,回顧起來,也不過又是一事無成的平凡一年而已。

菸熄了,天還沒亮,遠方便已開始了猴急的鞭炮聲響,是電子合成的嗎?還是又有人無視法令而點燃真的火炮?又有什麼差別呢?望著窗外灰暗污濁的天色,他暗笑道,有些事一旦開始敗壞就無法再補救了。嚴重被污染的空氣,又哪會因為幾串鞭炮的禁止而重歸清新。他的人生不也正是這樣嗎?他當然還算壯年,十二年之後再回頭,他或許仍有可能,將現下的時間,戲劇性地轉變成人生的轉捩點。但誰知道呢?前十二年辦不到的事,又憑什麼可以去期待接下來的十二年?

當沒有親人時,自己便成為自己唯一的親人;當沒有故鄉時,自己的心便成為了故鄉。這是每個寂寞的人都明白的道理。所以,我們都知道最後一步是什麼了吧?他露出微笑。

輕輕按下開關,無色無味的氣體,從預先安置的管線裡溢出,瀰漫了整個房間。他靜靜地躺在床上,享受著這最後的旅程,某種莫名的安詳在由心底緩緩湧現,甚至帶有著些許的成就感,畢竟,他還真的完成了生命的重大轉折。

在最後的最後,他聽見了自己的聲音,愉悅而放鬆地說道:「新年快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