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6日 星期三

關於關廠工人臥軌抗爭我想說的是……

其實不應該對這件事說太多,因為在臥軌抗議的新聞爆發前,對這件事完全不了解,不曾聞問。對一件自己所不知之事,只因其熱門便高談闊論,無疑太名嘴化了。所以與其說什麼意見,倒不如說只是想清空腦子裡一些無法抑止的想法。

網路上相關的討論很多,想要知道事情大致的原委,可以看〈臥軌的關廠工人,與一位要動腫瘤手術的好友〉這篇;至於相關的感想,則強力推薦「小河之歌」的這篇〈希望與絕望〉,對於文中的種種見解與想法,自己不能再同意更多,尤其是「「對旁觀者來說,這兩種都是解決問題的方式,但是什麼樣的社會與教育體制,讓人們長成了不願了解真相、憎恨搗亂者與抗爭者的『順民』?又在警察把抗爭工人抬離鐵軌的同時,跟著鼓譟大喊『拖走、拖走、拖走』?」這段,我覺得具體指出了問題的核心。

我想不出有任何的事會讓我選擇用臥軌那麼激烈的方式去表達,哪怕在確定生命安全不會受到威脅的情況下,要跳下月台,站在空蕩的鐵道上,去面對減速駛來的列車、四週吵雜的人們,隨時準備行動的警察……,在在違反了自己懦弱的本性。猜想在月台上的人們,多半也和我一樣吧,即便多麼不耐、多麼想回家,但至多也就是在看台上呼喊與起鬨,希望員警動手,將自己的憤怒和權益交諸於公權力;沒有幾個人真的有勇氣跳下去,和鐵道上人們以肉身相接。

因此,是多麼極端的狀況才會逼一群人用那麼絕望的方式去訴說?

在月台上的人並不知道,就如同在今天之前我也不知道。那或許,我們應該選擇沈默,選擇聆聽,選擇理解。月台上的不滿容易體會,月台下的絕望則容易被埋沒,而那幕後的黑手,則永遠在情緒的操弄中逃脫。

也許,有些些立異鳴高,但近日已經看到了太多對月台上人們的怒罵。情緒難免,畢竟我們都是血肉之人,但同樣的邏輯對月台上喊叫的人們亦應成立。一時的煩悶、發洩,往往遮掩了理性的可能。當然,我並不是要幫任何人找藉口,但該被批判的不是在月台上的人們;別忘了,月台上下的都是我們的同胞。真正的罪惡,是那些把我們的同胞放在對立情境的公權力,月台上下其實都是受害者,如果不能認清這點,讓焦點轉移,只是令公權力繼續邪惡,任憑牠繼續把我們擺佈於月台上下。

一旦被統治者開始互相攻訐,無論對錯輸贏,最後都將是統治者的勝利。


裝模作樣的拗口屁話講完了,最後我只想說:官逼民反了啦,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