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2月3日 星期日

[舊文]家

30090005


她說她即將離開北方,「這裡已擠不出供養的我養份,南方才是我該歸屬的地方。」她坦誠道。

接著,她發揮一貫的行動力,迅速的搬遷移動,在一個佈滿椰子樹的南方島嶼上登陸,整塊土地滿是老套而刻版的南方風情。她站立在海灘上最能吸引目光的位置,閃亮的白沙映襯著她雪白的肌膚,妖艷的容貌無時無刻不散發著勾人的媚惑。

她環顧著四週,依憑著原始的本能,不費太大力氣,她便找到了合適的獵物。看看眼前身為目標的他,她忍不住覺得好笑,經歷無數時間,甚至空間也由北至南,足以供她飽食一頓的他卻總是差不了太多:相似的菜色,相似的易得。這該算是詛咒亦或賜福?飢腸轆轆的她無暇再多想了。

她遊移到他的身邊,在他還來不及察覺時,便輕輕將他推倒在柔軟的沙灘。她的手如同和煦的海風,在他身上遊走,吹起一波波的浪花;伴隨著熱氣的呢喃耳語則逐步將他眼神裡的抗拒融化。她耐心觀察他的變化,等待著那最為甜美也最容易入口的時刻。當那短暫瞬間的從他臉上閃過時,她迅速而俐落張開位於下腹盡頭的口器,滑潤的黏液混合鋒利的齒牙,將他迅速吐入,快到連痛苦都還來不及附著在他盡是茫然的臉上。

接著就是一連串的消化流程,雖然早已反覆進行多次,但她還是忍不住覺得痛苦,畢竟是在體內含著一個比自己還高大的生物,哪怕再細小柔和的翻轉都是地獄。更何況,倘若是初次還可以享受一下某種未曾體驗過的自虐快感,然而在成為覓食的老手之後,這些痛苦僅是單純的乏味輪廻。

總算一切將告一段落,頸部肌肉的繃緊,是終點來臨前的警訊。在這環節上,每個細微之處都有小心控制。她在沙灘上找了一塊合宜的空地,深深吸了一口氣,讓力量聚集於腹部聚集,在到達臨界的剎那,她臉上突然裂開了一個巨大的缺口,無數交雜著土色的乳白半流體不停向前噴灑,在看似狼籍的混亂下,這些介於固體和液體間的物質,卻又好像按照藍圖般流動,止所當止,開始凝固,變換出不同的色彩。

當這漫長噴灑告一段落的同時,凝固轉化的過程似乎也告一段落。在沙灘豎立的,是一座巨大的巢穴,素雅溫馨如同一小屋。裡面則已建置好她未來生活所需的種種,她入內環顧四週,和預想的差不多,算滿意吧,畢竟不是第一次了,在讚嘆之餘,實用與否才是她首要的考量。看著穩固的結構,未來的南方生活也似乎展現在眼前,如果此時此刻有什麼令她感到欣喜,大概就是能在此生根這件事了吧。

是的,她為了能擁有一個「家」而欣喜著。在她還沒厭倦這一切之前,這應該會是她安身的地方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