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9日 星期日

Bruce Springsteen - Chimes of Freedom (East Berlin 1988, with speech)

正在閱讀《撼動柏林圍牆:布魯斯.史普林斯汀改變世界的演唱會》(又是一本因為譯者而購買的書),沒想到一早GOOGLE就善意提醒今天是柏林圍牆倒塌的25週年紀念,莫名很喜歡這樣的巧合,算是最近不順的生活中,少數讓自己感到高興的事之一吧。世事似乎本就如此,小我的愁苦在大我面前往往不值一提,但人們卻只能在自己的軀體和心情中打轉,透過小我去感受和理解這世界。

書還來不及讀完,拜網路所賜,已經在Youtube上把演唱會大致看過。對於成長在多半只能拜讀頌揚,聆聽音樂反而很困難的自己而言,時代真的在不知不覺中進步到過往無法想像的地步。整場演場會最關鍵的無疑是下面這首〈Chimes of Freedom〉,以及Boss那經典的演說:「願有天所有的障礙都將拆除。」(in the hope that one day all barriers will be torn down)十幾個月後,柏林圍牆被拆除了。

可是故事並沒有結束,至少Boss的心願還沒達成,一面牆倒下了,卻又更多的高牆依舊聳立,否則村上春樹也不會在近日呼籲一個沒有高牆的世界了

我不相信搖滾樂或任何形式的創作可以改變世界,就像我不相信冰島的可樂會比較好喝一樣。世間沒有什麼事是那麼簡單的。改變世界的只有人民,只有從每個小我做起,大我才會真正的改變。因為這世上本來也就不真存在所謂大我,任何為大我如何如何的詞語,或多或少都帶著獨裁的心態。大我即是無數小我平等的堆砌,是無數平凡人的喜樂和愁苦凝聚匯集,構成或推動了一個時代。

換句話說,只有小我渴望並努力去改變,世界就會改變,這或許是另一種天真,但我由衷相信著。

音樂或任何的創作在改變過程中所扮演的角色仍是重要的,因為如同村上所言,唯有「不斷唱歌、不斷講故事;講述關於一個更美好、更自由的世界即將到來的故事。」人們才會有能力去想像一沒有高牆的世界。

僅以這首歌獻給正在與高牆搏鬥的人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