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月18日 星期六

標準

flower

如果識與不識,相知與不相知,圈內與圈外,是判斷的天平,是選擇溫情敬意與冷酷無私兩者的標準。那麼,煩請走下高高在上的神壇,去掉臉上神聖的面具,承認自己只是庸眾裡的一員,一樣在對錯是非之間苦苦掙扎。那些由口中所說出道貌岸然的詞彙,只是一己之私的判斷乃至心虛的偽裝,不再具有給人定罪的無上崇高。

這不是認錯,而是給人可親可敬的機會。因為真正的罪惡從來不是標準的遊移,此為世間自然之常態;人本來就是在一次又一次的犯錯中尋找正軌,所謂的正確不過就是離錯誤遠些的暫時存在。

真正的罪惡在於相信某種無上的真理存在,可以判定所有事事物物的高下對錯,並視自己為此一真理的代言與執行。

這才是所有獨裁與暴行的根源,才是對自我與他人最殘忍與凶惡的囚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