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8日 星期三

關於奇蹟--2013/14年歐冠決戰

(影片來自youtube皇馬官方)

2014年,夏天即將開始的五月,在里斯本歐冠冠軍戰的舞台,上演著馬德里城的德比對抗,雖然不是把國家德比搬到歐冠的舞台,但也已堪稱完美。

我的球齡不能說長,開始認真看球的這些年便一直死忠支持著西班牙的聯賽。說不清原因,總覺得相較於英德,西甲賽事中某種粗曠原始的特質,和自己的性格共鳴著。然而也或許正因為欠缺那種精緻的打磨和秩序,作為西甲的球迷在歐冠的舞台上無疑是痛苦的。

所謂的痛苦,自然是指身為球迷那種偏激主觀的痛苦,有太多的客觀的數據可以反駁。譬如巴薩在過去十年內便奪得了三次歐冠的金盃,甚至一度可能創下三連霸的殊榮。確實Guardiola的巴薩太過輝煌,並不能等同於西甲的實力,譬如皇馬這十年只能固守西班牙的霸業,在世界的舞台上只能在浮載浮沈中渡過。假若不考慮皇馬和巴薩,在資源分配不平均和西班牙近的經濟景況,西甲聯盟的體質根本千瘡百孔,各球隊的積弱不振是常態,所有的異軍突起似乎都預言著接下來的轉賣解散。整體而言,相較於英超和德甲的穩定,西甲各球隊的歐冠之路,只能說走得跌跌撞撞,令支持者膽戰心驚。西甲球隊想要呈現12/13球季歐冠冠軍賽的拜仁對多特蒙德,或07/08球季的曼聯對切爾西,更是遙不可及的奢望。

但就在今年奇蹟發生了,而且最不可思議的,站在賽場兩邊的,不是大家認為理所當然的皇家馬德里對巴賽隆納,而是馬德里競技取代了巴薩的位置,這樣的對決本身,便註定了這將會是場被傳頌恆久的傳奇賽事。

從2011年Diego Simeone接手總教練後,馬競便迎來難得的榮光,今年更堪稱完美的球季,熬戰至上週剛結束的最後一輪聯賽,得到了久違的西甲冠軍,上次奪冠已經要回溯至95/96年。這對一向財力見絀,為了尋求金援而經營飽受批評的中流球隊而言,都是難以想像的成就,除了很死忠的支持者以外,多數人都不相信他們能走那麼遠,甚至一路到達里斯本。相較之下,皇馬則是財富深到不可見底,每年休賽期不進行大規模的搶人、挖角,打造一貫的「銀河艦隊」,似乎就不是皇馬。可是能力越大,期望越大;期望越大,壓力也就越大,這樣星光閃閃的陣容,總是令人覺得在精神面有所欠缺,遇到國內聯賽中後段球隊,還可以以壓倒性的能力值勝出,但一遇到強隊,無論在哪個舞台,都無法回到席丹時期的篤定。尤其今年球隊剛剛脫離知名的「Mourinho鬧劇劇場」,請來了另一個備受爭議,宛如籃球世界的Phil Jackson,非豪門不領隊的Ancelotti;這支皇馬也許能成績不惡,但在一年內即問鼎足球最高的桂冠,在季前應該也無人有這把握。

就這樣,兩支不同意義的黑馬,完全不同體質的球隊,同時站上了球場,開始一場從不同層面不同意義下都可被視為奇蹟的戰鬥。

雙方在戰力都有折損,資源有限的馬競,多線作戰苦撐的結果,不僅兵疲馬困,並在最後一場聯場傷了進攻的主力Costa;皇馬則是因為黃牌積累的緣故,損失了中場的攻守主力 Xabi Alonso,這位最重要的防線,以及全隊最強韌的精神後盾。雙方都為此付出了代價,雖然戰術配合十分順暢,在Villa率領下,馬競不斷挑戰皇馬的球門,但總欠缺在門前有效撕裂對方的能力。沒有了Alonso,皇馬的防線只剩下永遠不會成熟的Ramos,後防不斷出現各種漏洞,過於前拉的結果,讓馬競率先利用角球由Godín頭搥進球。

那球Casillas的失誤責無旁貸,但他今年的狀態不佳,高吊球又一向是他的弱點,防線沒有保護已非聖卡西的凡人Casillas,還讓他去接受考驗,絕對是錯誤。在這樣的大舞台上,雙方教練的先發調度都過於保守,皇馬排上了Casillas ,馬競讓Costa硬上,都十分令人意外,結果也都嚐到苦果,皇馬的惡夢先來,失去了一分。馬競則在進球前就已經讓Costa下場,浪費了一個換人名額,當時只覺得可惜,沒想到最後竟會如此致命。

挑戰巨人的馬競,在進球之後,氣勢銳不可擋,逆風球又不是皇馬的長項,踢得亂無章法,勝利似乎近在眼前;如果一旦獲勝,取得了歐冠這馬競從未觸及過的榮耀,那真的是奇蹟了。

所有人都在摒息以待。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正規賽的時間結束,進入了五分鐘傷停補時,就剩這最後五分鐘,然後奇蹟來臨;但不是馬競的勝利,而是Ramos在最後一刻戲劇性的頭搥進球,苦鬥從九十分鐘變成了一百二十分鐘。

對於馬競這是致命的重擊,馬競早已切換成以守待勝的模式,事實上,他們無論在攻守兩端都沒有足夠的體力。這突顯了Costa那個換人名額的珍貴,在極有限的資源下,Simeone拱手讓出至少可以調整球隊體力的機會。在進入120分鐘地獄的煎熬時,馬競的板凳上還坐著Mario Suárez和Rodríguez,空望著場上的Gabi把自己燃燒殆盡;球隊亦被皇馬以天份和體力強勢的拆解,一比零的馬競奇蹟,變成皇馬四比一的神奇逆轉。

我們失去了一個奇蹟卻又見證了一個奇蹟,然後在情緒退去之餘,憶起這樣的對決本身便是無數因緣巧合交織在一起所綻放的難得。

這或許正是體育賽事吸引人的地方,它可能和現實一樣,多數的時間都在展現可以計算的理所當然,但也總在靈光一閃的片刻,呈現出事物的不可預測,那出乎意料可被名之為「奇蹟」的瞬間。沒有人能理所當然的預測這兩隊會在最終的舞台上對決,沒有人能理所當然的判斷馬競會一路取得優勢,更沒有人能猜測在那最後的五分鐘皇馬竟能追平乃至逆轉;更別忘了,在幾天前馬競才在聯賽封王,跌破所有人的眼鏡。

人們總會記得自己的失去,忘記了自己的得到,如果「奇蹟」的本質是建立在生命的不可預知上,那麼每個人呼吸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奇蹟」現身之時,問題只在於你願不願意、敢不敢擺脫那自我限制、甘於慣習的限制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