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9日 星期六

於330之前,不知寫給誰的一封信


給我親愛的你/妳

大人的世界很髒,想得都只有錢(經濟)、退路(退場機制)、和稀泥(協商)與自保(依法有據),早分不清什麼是黑與白,不要談什麼大我公義了,在切身利害的私場域,要公開贊成或反對都要上演好久的內心小劇場,最後往往選擇了虛偽或沈默,又或者更多的時候,就像今晚電視裡的那位一樣,堆著滿臉偽善的笑容,用漂亮而不切實際的話語,遮掩滿腹要溢出的烏黑算計。

我不想假裝自己不是「大人」中的一員,我也不敢保證以後你們成為「大人」後有辦法做得更好。我漸漸了解成長或言衰老的本質其實就是無奈的不斷堆疊,以及堆疊之後的自我欺騙與合理化。也因此很高興今日有你們站出來,至少打破某些陰暗常態的缺口,讓我有機會重新估量自己的污濁,低頭看看在被現實啃食多時之後還剩下那些殘骸能有辦法迎接光明的可能。

也許未來不見得會和我們想像的一樣,但我們都應努力變成更為勇敢的人,抬頭看遙遠天
上,活得沒有怨恨。

匆此。

卡在大人和非大人中間不知如何是好卻又覺得好像不賴的你/妳的朋友敬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