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3月26日 星期三

你的怯弱,是衡量暴力的唯一標準

saw

324早晨回到家,陷入一種不知如何形容的情緒裡,參雜著憤怒、羞愧、無力、憂鬱⋯⋯總之是各種負面情緒的總和。

不想多說什麼,因為在家裡坐在電腦前,沙盤推演、論斷時事、批評別人都是容易的,然而,你會為了堅持某種理念,有勇氣走進滿佈警力的行行政院?願意日日躺在冷硬的柏油路上席地而睡?退一千萬步說,不要提什麼大我公義了,你最近一次站出來,為了自己的私利和別人據理力爭是什麼時候?

如果上面的答案都不太好看,那麼最好就選擇噤聲,否則就像杜汶澤說的「其實他們並沒有多大的本事,只不過剛好夠錢去了個網bar 而己。」

但看到很多人在說警察並沒有執法過當,並沒有太嚴重或過分的暴力行為,自己實在無法沈默。

無法接受「沒有太嚴重」的說法,因為「嚴重」本身就是無法定義的相對概念,即使把人打到半殘也可以不算嚴重,因為沒把人打死;即使把人打死也可以不算嚴重,因為只打死一個不是一群。

很多人用網路上的影片來討論警察是否不當執法,我只想請大家在觀看時先暫時放下警察是否打人的疑問,而是去想想,你願意去做躺在地上的那人嗎?願意處在盾牌和水柱之前的位置嗎?

是的,我的標準只有一個,就是我的懦弱,只要我沒有勇氣去面對的情況,對我來說都是嚴重的、過當的暴力。我有願意面對的朋友,我以他們為榮,相對的我也為自己感到可恥,如果任何人問我324的凌晨人在哪裡,我絕對不會承認自己去過行政院的現場,因為我身上沒有一絲傷沒有一滴水,只有滿身的羞恥和沮喪。

所有反暴力的言論,在我看來都是偽善,暴力是人類社會不能避免的存在,反暴力的人們,只是將暴力的行使交託出去而已,昨天那些鎮暴警察便是在你的賦與下行使暴力的,完成你們念茲在茲的社會秩序。也因為國家暴力所能帶來的傷害遠超過單一個人,很容易失去控制,才是該檢討的對象。回歸前述的標準吧,看到學生闖進行政院,和看到迎面而來的武裝警察,哪一樣比較令人由衷發抖懼怕?答案就說明了兩者暴力程度的差異。

每個納稅人都是幫兇,不要滿手是血還在裝清高。

如果要強調和平理性,那麼不管你對服貿的態度如何,務必抽出時間去立法院走走,聽聽台上的人們說些什麼,如果立場和你一致,請為他們鼓掌,如果不一樣也無妨,請為他們和你一樣始終堅持和平理性而喝彩。

總之,我的結論還是一樣,如果你沒有為你的立場做過什麼,如果你和我一樣怯懦大於勇敢,那麼你最少能做到閉嘴,不為減少網路世界因嘴炮而滿佈的精液,至少也為了你那一點點早已破碎不堪如無能陰莖般的渺小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