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7月8日 星期五

其十四。



我不算很有宗教信仰的人,對人所打造的宗教組織及衍生出來的狂熱,多半抱持敬而遠之的保留態度,但我仍相信冥冥之中有著不可知的神秘力量。人世間紛雜的背後,不該只是隨機的巧合聚散,如同電影《Signs》想表達的,當下每件看似微不足道、沒有邏輯的事物,都將是對未來的某種暗示或徵兆。因為即便虛無如我,還是希望生命能有秩序與方向,而不是無意義的隨機存在(甚至即使知道機會不大,還是偷偷期盼存在著有永恆不滅的靈魂)。

比如說,妳知道阿爸不喜歡外出,要離開城市走向戶外是難以想像的困難,然而在這短短一個月不到的時間裡,我竟然到了海邊兩次,兩次都是聚餐,一次是朋友,一次是家人,都是到了餐廳後,才驚覺眼前的風景是無垠的海洋。特別的是日期,一次是妳啟航出海的隔天,一次則是妳離去一個月的日子。

與其說是巧合,我更願意相信是聰明黏人的妳,用了小手段把阿爸帶到海邊。

那兩次用餐的內容自己毫無記憶,只記得努力撐著表面的偽裝,假裝和諧地融入大家,不讓自己崩潰,不能淚水決堤,但整個心早已飛奔潛入那片有妳存在的藍。

但真正讓我感受的徵兆,其實不只是這個。

那天在家看《The Martian》,我總是刻意避開「熱門」,即便這部既是Ridley Scott執導、又是自己喜歡的科幻片型,也是拖到上映快一年後才觀看。片中有一段MV式大家一起想辦法拯救主角Matt Damon的快進片段,用的是David Bowie的〈Starman〉,是十分聰明而正確的選擇。

但不知為何,看著看著眼淚就不自覺地一滴滴流下,最後甚至嚎啕大哭。

是因為歌嗎?是因為Bowie嗎?答案應該都不是,因為哭得太痛太難過了,只有Layla妳可以到我心底那麼深的地方。

但為什麼會想起妳呢?歌本身不是一首難過的歌,不像這陣子一就流淚的〈Wild Horses〉,雖然那陣子時常哼著這首歌,但不該反應那麼激烈。那應該是Bowie吧,但為什麼會把妳和他連在一起呢?因為你們都是今年從我生命中失去的重要存在?好像有點接近了,但又有什麼地方還不對。

伴隨著淚水,記憶一點一滴在腦中拼湊,終於想起了一切。

那天知道Bowie的過世,是豐成傳訊息和我說的。看到訊息時,人正在返家的交通車上,特別提早回家,是因為已經約好了極光,要帶妳去看醫生,那時就覺得妳有些異狀,但又不知道具體的問題是什麼,想說給醫生看看。約的很臨時,沒有指定醫生,定的時間和交通車之間的空檔很短,所以一直在趕路狀態,檢查後醫生說應該沒有什麼大問題,只是單純的心理因素。然後回到家,才有辦法靜下來消化自己的情緒。我想妳那時大概很緊張也很困惑吧,被匆匆帶去陌生的地方,回來又看到阿爸莫名其妙的大哭,還把CD散了一地。

而我那時怎麼想也沒想到,Bowie的去世竟是生命給我的暗示,暗示著我已經在和妳分別的路上,而我仍沒有絲亳警覺,縱容著一切持續發生,迎來了至今我還是無法面對的終點。

至於妳的離去象徵著的什麼徵兆?我想了好多好多,無法確認,只能用接下來的生命去解答了。

想妳,我的孩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