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5月18日 星期三

其三。

絕望時忍不住找人傾訴,但自己一慣不願分享自我,能談心的人有限,更何況是這樣的事情,所以一找竟直接找到了人在紐約的佩。

佩有兩隻貓,其中一隻幾年前,已不算老的六歲壯年突然猝死,打電話給她的理由是想問問當時的經過,作為日後應對的參考。其實只是想找人訴苦,找人哭泣。佩應該也知道吧,但她還是很認真的分享經驗,之後還幫我和Layla設想各種可能。

談話裡,有一句話我想我一生都忘不了,在面對那痛苦的一日時,小佩說:「爸爸的態度真的很重要!」我沒多問細節,能猜想在那混亂焦急中,她先生的堅定應該是很重要的依靠。

反觀我這個做爸爸的,除了懦弱還是懦弱。

人至中年,朋友有許多人都面臨著更大的傷痛,但都以更沈穩和堅強的態度面對,不像我任憑情緒左右,一次次反覆的失控。

甚至在最痛苦的Layla面前,理應鼓勵她,給她力量的時候,仍多次忍不住淚崩。

而受苦的她,則完全沒有吭聲,默默的承受這一切,只有在被硬灌食物和水的時候,忍不住發怒。

她一直是比我堅強的人。

她剛來時,是自己人生最低潮的時刻,不負責任的生活態度,終於面對了無法逃避的死巷,各種代價如山崩地裂般擁來,千鈞重擔一塊塊朝自己落下,不管身心都出現了問題。

那時晚上總會一個人痛哭,每當自己開始哭泣,滿臉的眼淚,身旁的蕾總是撇過頭去,選擇跑開,隔著一段距離看著我。

開始時難免失落,後來慢慢習慣,那是她面對驚恐和表達安慰的方式,用這種方式,她面對了不曾見過的悲傷,也不願離開眼前這無用的男人。

沒有濫情安慰,也沒有厭煩不耐,就這樣保持著適當的距離和溫度。

這或許正是我要的,帶領著我開始爭扎的苦鬥,當然此刻人還在低潮的漩渦中,世間本來沒有從此過著幸福快樂日子的童話,但至少有了重新看待和應對的勇氣。

因為我知道不管一日奮戰的結果為何,是滿身傷痕或心滿意足的回家,蕾永遠都會一樣態度的跑來迎接,並且在我因勝因敗耗盡能量時給予一樣遠遠而暖暖的關注。

妳現在一定很不滿吧,親愛的蕾,這無用男人的淚臉貼著那麼近,有時甚至還直接靠在身上哭泣,如果還有辦法的話,妳一定會想辦法跑開,然而妳現在連轉頭的力氣也沒有了。

「爸爸的態度真的很重要!」不好意思啊,蕾,我真的是個不盡責的父親,如果我善盡爸爸該做的,妳今天或許就不會這樣了。

原諒我的任性吧,妳這一生包容我的太多,遠遠多過我所能給予妳的付出,連最後的最後,可能都還得再麻煩妳了,我堅強的孩子。